激情故事,借巨款、募水兵、购战船,晚清一墨客欲奇袭日本,新贵妃醉酒

1894年7月25日,日本水兵狙击我国运兵船队,构成“高升”号工作,8月1日,中日两边正式宣战,甲午战役迸发。在战役期间,有一位身在欧洲来自四川的文吏,欲以一人之身作赌注,借巨款、募水兵、购战船于西洋,奇袭日本,扭转乾坤!

这位四川文吏名叫宋育仁,1886年考中进士进入翰林院。1894年3月,37岁的他以驻英法意比四国大使驻英参赞的身份奔赴欧洲。

宋育仁在伦敦为自己所亲眼目睹的西洋文明先进之处而震慑。当甲午战役的音讯传来,他向清廷提出的御敌之策,其主要战略是海上采纳防护,陆上采纳进攻,以持久战打败日军。

但不争光的清廷陆军在开战后一个半月,就丢掉了朝鲜首都平壤,向鸭绿江溃败。三天之后,北洋水师主力又在黄海海战中遭日本水兵重创,元气大伤。随后日军以海陆联合攻势,开端进攻旅顺等地,清廷被打得毫无招架之功,连续溃退。宋育仁御敌之策的根底悉数失败。

在此紧要关头,宋育仁的顶头上司,驻英法意比四国大使龚照瑗被急召回国“述职”,宋育仁作为清廷驻伦敦使馆的“二号人物”暂时主持工作。12月,北洋水师重镇已落入日军之手,心忧如焚的宋育仁,从使馆翻译王丰镐处得知,甲午战事初起之时,有一英国水兵预备役军官哈雷德福,向龚照瑗献策:由从事对华贸易之英国大财团怡和洋行垫支金钱,由代表清廷之龚照瑗出头缔结密约做担保,由哈雷德福出头,征集兵员,购买战舰,编成一支戎行,避过英国“局外中立”的约束,声援清廷,事成之后,再由清廷付账。

不知何以,龚照瑗一向没有回复定见,搞得哈雷福德三天两头就往使馆跑。龚照瑗为何没有反应,宋育仁无暇去想,他想的是怎么将哈雷福德的方案,晋级为一个更有威力的版别——直接突击日本本乡。

其时,日军重兵聚集于渤海湾,正在尽心竭力攻击北洋水师最终的要塞威海卫,本乡则较为空无,若是能在短时刻内组成一支戎行,突击其重要港口如长崎,构成适当损坏,再沿日本海岸一路袭扰,则可严峻搅扰日军之后勤,一同让其朝野大恐,迫使日军分兵回援,战局或因此有反转之机。

但是宋育仁不过一戋戋参赞,以他的身份和权限,假如将此主意依照大清官场的程序与规则,写成公函,层层上报,得到阅览赞同的可能性适当低,时刻也非常绵长,绵长到可能要比及战役完毕。

这个曾被人讽为“书呆子”的四川人,猛然间萌生了一个极端斗胆的想法——以清廷驻伦敦使馆署理公使的身份,假称有“朝廷密旨”,寻求外国财团支撑,告贷募兵选将购舰,奇袭日本长崎!

不到一个月的时刻,宋育仁就依照自己的方案,寻到了美国退役水兵将领杰普森、英国替补议员安杰华特、北洋水师前总教习琅威理等人作为“合伙人”,并议定以澳大利亚商会名义,购买舰船十二艘,招募兵员两千人,编成一支舰队,从澳大利亚动身,直攻日本长崎。

至于最要害的资金部分,则由杰普森拉进来的英国康迪克特银行承当,总额两百万英镑。宋育仁以清廷代表身份,与格林密尔银行缔结告贷密约,然后由后者转款至康迪克特银行,以绕过英国“局外中立”的约束。

1894年的两百万英镑约等于2011年两亿英镑。换算为公民币,则约等于今日的二十亿公民币。

这是一场为国家民族而下的豪赌,一旦事败,人头落地那是分分钟的工作。

可叹清廷之陆水兵,却以远远超乎宋育仁幻想的速度在溃退,清廷当局又以他所不能幻想的软弱无能,图谋乞和日本,就义山河。

1895年3月17日,威海卫凹陷,北洋水师全军覆灭。在此之前,清廷陆军已在辽东战场落花流水,山海关紧急。在此之后,日本水兵突击澎湖,进逼台湾省。

此刻,宋育仁已将清廷驻俄公使王之春等人“拉下水”,并剪去发辫,穿上洋装,登上所购舰船,预备随军出征。出征之前,他仍是想了一个“稳妥之策”,即向“南洋”发电请示,并求得其支撑。

此处所谓“南洋”,史料并未明言是何人,依照其时清廷朝中大员所辖区域揣度,此人当为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张之洞。

史料记载称,张之洞得闻此惊世奇谋后,回电曰:救时要策,欣跃敬佩,已立刻电奏,惟前数日总署来电云,此事缓办。这个回复等于说:算了吧。

宋育仁估测,此事不得行之的主要原因,非在于其过于“惊世”,而在于清廷已决意以割土赔款为价值乞和于日本,容不得还有兴师起衅,“损坏订定合同”之事。

但他仍然没有抛弃,尔后还为“南洋”出谋划策,解台湾省之危局。他那位“述职完毕”的顶头上司龚照瑗抵达伦敦后,关于宋育仁在主持工作期间所为之事,出其不意的安静。随后不久,宋育仁免去归国。

清廷方面,也是出其不意的安静,并未追查假称朝命之事。宋育仁在归国途中,将此事前后,写成一文名为《借筹记》,张之洞等人名号赫然立于其间。后人估测,其间触及许多大员,乃至还有来自于光绪皇帝的电文,要是追查起来,岂是杀宋育仁一人就可以“结案”的?那么不如不查,就此尘封。

突袭日本本乡,有一个最根本的问题要处理——有奇兵可用吗?答案是没有奇兵可用。已然水师不胜大用,那么就外购舰船、招募兵员怎么?

此为宋育仁所提方案,也是其时许多人所想,比方张之洞。这位在甲午战役迸发后三月之际,被任命为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的封疆大吏,到差之后,就开端着手进行一个“新南洋水师方案”,即从南美购舰,募兵两千人,加上南洋水师可堪一用的战舰,组成一支远洋舰队,突袭日本本乡。与宋育仁之方案根本共同,这大约也是后来两者会暂时走到一同的原因地点。

张之洞的方案在台湾省巡抚唐景崧的主张后,修正为使用客轮改装为战舰,加上南洋水师舰船,招兵万人,突袭日本本乡的版别,费用控制在三百万两白银左右。

但直到战役完毕,这个方案也没有付诸实施,一直逗留于坐而论道的阶段。构成这种局势的一个重要原因,便是那些吆喝着要卖军舰的国家,忽明忽暗,迟迟不愿完结买卖,英国后来还以“局外中立”的名义,回绝出售军舰。

唯一宋育仁,身处异域异乡,以一墨客之力,筹款购舰募兵,竟将突袭日本本乡之谋,推进到了只需清廷一声令下,就可以挥戈进击的程度。

其时日本水兵主力无缺,有战舰三十余艘,北洋水师已灭,正集中于台湾省方向,宋育仁之师若出征,胜率固然不大,但至少可对日本构成适当程度的控制与搅扰,对台湾省公民的自救战役有极大的协助。加上军中官兵都为洋人,那是日本其时还不敢刀枪相向的目标,假如人家杀到长崎来,怎么办?彼时英法德意俄等列强早已对这场战役有干与之意,正欲镇压日本,宋育仁之师,正是一个制作干与托言的好机会。

所以,胜败不知道。可叹,清廷不必。两百万英镑,其时大约等于一千万两白银。清廷却宁以两亿两白银的天价,加上台湾省等土地,换一个耻辱的平和。

声明: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,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